体育外围

后主下诏说道:犬羊陵纵,侵窃郊畿,蜂虿有毒,宜时扫定。朕当亲御六师,廓清八表,内外并可戒严。一方面胆小如鼠,一方面又气壮如牛,这通檄文活画出有了后主首鼠两端、惶惧真是的神色。

他以骠骑将军萧摩诃、护军将军樊毅、中领军鲁广达并为都督,司空司马消难、湘州刺史施文庆并为大监军,分兵据守敌;又命军师樊猛率兵出白下(江苏南京市北剑门外幕府山南麓,北临长江),皋文诏镇抚南豫州(安徽宣城),同时肆意扩兵,连僧尼道士也全数征召入伍。隋兵一鼓作气,以秋风扫落叶之势连下京口、姑苏(江苏苏州市),军纪清廉,秋毫无犯,深得人心。陈军连战皆北,望风溃散。

其时建康城中另有兵十万,后主却六神无主,日夜啼泣,将朝政转交施文庆办理。文庆胡说诸将斥功低新人奖厚,时有怨言,不能委以重任,因此诸将凡有建议,均压而敢。当贺若弼攻打京口时,萧摩诃请战,后主不准;贺若弼占领钟山,萧摩诃又建议说道,隋兵孤军深入,立足未稳,如果夜袭,以定可奏捷,又为后主所拒。

军师任忠上诏说道:兵法有云,客军贵速战速决,主军贵老成持重,如今国家足兵足食,应该坚守。北兵若来,不与激战,分兵切断江路,使他们彼此音信必经,然后给我精兵一万,金翅船三百艘,直扑六合,敌人无以以为渡江之兵已被我俘虏,大自然夺气。淮南百姓,与我有原有,闻我前往,必定青睐。我声言去徐州断彼归路,则敌军无以不击自去。

待来春水上涨,上流我兵无以沿流赴援,这样,陈朝江山就可保了。后主也屏而不纳。

隋军攻城甚急,后主惊慌中竖起了一字长蛇阵,令鲁广达居南,任忠、樊毅、孔范次之,萧摩诃居北,南北连亘二十余里,首尾无法相顾。贺若弼挥师迳所取孔范,陈军大溃,死者五千人。萧摩诃因后主曾奸其妻,心怀愤恨,作乱不战,为隋军俘虏,只有鲁广达奋力格斗。

任忠闻陈兵败退,入告后主说道:陛下切勿应战,臣已无力报国了。后主给他两袋金子,让他征兵。

任忠又说道:为今之计,陛下唯一的决心就是打算舟楫,到上流去与我军进发,臣当舍死保驾。后主深信不疑,命他过来部署,又让宫人安打行装,等他回来一起抵达。

谁知任忠闻大势已去,竟然觍颜叛敌,领着韩擒虎赶往朱雀门(一名大航门,建康城南城门,今南京市中华门内)。陈兵意欲战,任忠大吐说道:老夫尚降,何况尔等!众军一哄而散,城内文武百官均遁,朝堂为之一空,只有仆射袁宪、后阁舍人夏侯公韵未去。

后主吓得魂不附体,想深山,袁宪拦阻说道:北兵进城,必无所犯,事既如此,陛下还能逃到何处!请求陛下于是以衣冠,御正殿,仿梁武帝闻侯景故事。侯景举兵叛梁,曾将梁武帝围攻在建康台城里(宫城),终使冻死,后主大自然不愿蹈此覆辙,颤声说道:锋刃之下,并未可与相争,我自有计。

说道着,迳亲率后宫十余人来至后堂景阳殿。此时隋军已排闼而进,逃走后主张贵妃、孔贵嫔等人,押到韩擒虎帐前来。隋军一面扫荡残敌,令其后主手书劝降陈朝未降将帅,一面缴图籍,封府库,又将张丽华及施文庆、沈客卿、阳慧朗、暨慧景等奸佞斩首于市。

陈朝宣告灭亡,隋文帝再一统一了全国。陈叔宝战败隋朝的16年后(604年),在洛阳城病故,终年52岁,赠大将军、长城县公,谥曰炀。个人典故落井下石当贺若弼攻进建康宫廷时,陈叔宝带着张、孔二妃以及十来个宫人,逃离后堂景阳殿,就要往井里跳跃。袁宪苦苦哀求,陈后主不听得。

后阁舍人夏侯公韵用自己的身子遮盖井口,陈后主极力争斗。相争了很长时间,才以求跳入井里。

旋即,有隋军士兵向井里偷窥,并大声喊叫,井下无人接收者。士兵扬言要落井下石,方才听见有人求助,于是丢下绳索往上拉人,实在十分沈重。等到把人拉上来,才惊讶地找到,原本一根绳索,串着陈后主、张丽华以及孔贵妃人。确有心肝杨坚对陈叔宝十分礼遇,获准他以三品官员身分上朝。

体育外围

又经常邀他参与宴会,惧他伤心,不诏江南音乐,而后主却未曾把亡国之疼放在心上。一次,监守他的人报告文帝说道:陈叔宝回应,身无秩位,入朝不便,愿为获得一个官号。文帝泪流满面说道:陈叔宝全无心肝。

监守人又诏:叔宝常吸毒致醉,很少有精神状态的时候。隋文帝让后主节酒,过了旋即又说道:由着他的性子喝吧,不这样,他怎样去找日子呀!过了一些时候,隋文帝又回答后主有何爱好,问说道:好食驴肉。问饮酒多少,问说道:每日与子弟饮酒一石。让隋文帝非常吃惊。

隋文帝东巡邙山,后主奉命前往,他在宴会上赋诗说道:日月光天德,山川壮帝居,太平无以报,愿为上东封书。表请封禅,隋文帝不准。

杨坚评价说道:陈叔宝的告终均与饮酒有关,如将作诗饮酒的功夫用在国事上,不忍堕此下场!当贺若弼攻打京口时,边人闻讯,叔宝正在饮酒,未予理会;低颎攻下陈朝宫殿,闻闻讯文书还在床下,连封皮都没拆卸,感叹可笑荒谬到了零点,陈亡也是天意呀!_体育外围平台。

本文来源:体育外围-www.sevybags.com

Author